您的位置: 成都信息港 > 金融

洪荒鼎皇 周天气海成

发布时间:2020-02-15 20:01:43

洪荒鼎皇 周天气海成

牛吼声声,牛魔形神现实,此乃林江精神力与战气相合之物,与林江一同接受劫雷洗礼。

从某种程度之上,也是对于精神意志的淬炼和历劫,对于凝练精神意志,有着莫大的好处。

好不容易引动雷劫,林江已有黯然得渡的把握,自然要把这次雷劫的利益化。让雷劫成为历练他成为一口利刃的磨刀石,这样的劫难只会让他越来越强,越来越锋锐。

宝剑锋从磨砺出,如今的林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磨砺己身的机会。

因为,他想要早日拥有返回家乡的实力,就需要拼命。

盏茶功夫过后,第三道劫雷终于消散,覆盖林江周身的细小电蛇就此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天穹之上,白长的小的厚重劫云也由此消散而去,阳光再度普照大地,垂下丝丝缕缕瑞彩,好似刚才的劫云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所谓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,三为开数,乃是生数,有生生不息之意。

三道雷劫,并非偶然,乃是天地意志遵循天道规则使然,布下生数雷劫,并非乃是要毁灭生灵,而是考验。其内暗藏造化生生之力,玄之又玄。

就在这短短的两盏茶时间不到的时间里,林江肉身由劫雷淬炼,撑过劫雷毁灭之力,再度由强大的生命力和气血修复完好,他肉身起码再度增强了两成。

此乃生生造化之力使然,天地意志之垂怜,生命进化之伟力。

要知道,如今的林江熔炼了荒龙精血之后,肉身之强比荒龙幼子也差不到哪里去了,如今再度攀升两成,与荒龙幼子已然相差不远矣。

真如人心荒龙幼子,肉身之强,直逼一般二星荒兽。

姜凡间雷劫消散,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,他看到林江仍旧在调息,便走上几步,为林江护起法来。

因为,此地劫云刚刚消散,天地元气依旧浓郁,也许会引来强大的荒兽觊觎。

因为刚刚历经天劫的生灵,即便是得以渡过,也会受伤,此时也便是那些嗜血荒兽下手的时机。

吞噬强者之血肉,对于荒兽修行来说,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,可以极大的缩短荒兽生命进化的历程,壮大荒兽自身的血脉。

因此,值得所有荒兽为之冒险、拼命。

果然,片刻之后,便有一头二星斑斓猛虎匍匐而来,一双猩红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正在打坐的林江,血红的舌头伸出舔着自己的鼻子。

它能够感受到林江天内还没有平息而下的旺盛精血,那种精血的气息叫它心中无比渴望,但是又令它内心恐惧无比,生出臣服的意念。

但这气息虽然高贵,但却并不强大,不足以让它恐惧到无法前进。

要知道王兽的幼子,虽然幼年便头角峥嵘,强大无比,但却有无数荒兽想要将其吞噬,炼化起血脉,得到荒龙血脉之力,而进化变强。

如今的林江在这头二星斑斓猛虎眼中,便是那催过的子嗣,乃是的捕杀对象。而且,这里雷劫、以及高贵血脉的气息已然散开,此兽更害怕稍等片刻,将会有其他的异兽追来,因此表现极其的矛盾。

至于姜凡这个兵魂,由于收敛了一身气息,此兽只是看了两眼便将其忽略了。

片刻之后,此兽内心的渴望和贪婪,终于战胜了恐惧。它低吼一声,锋利的爪子抓碎身边的巨石、巨木,五六丈长的身子掠出一道遮天蔽日的暗影,直扑林江而去。

百丈的距离,在二星荒兽全力施为之下,几乎瞬息既至。

“好孽畜

,辄敢放肆,欲伤吾徒儿!”

姜凡冷斥一声,剑眉一挑,不见有任何动作,双目之中两道剑芒般的目光夺眶而出,刺入那头二星斑斓猛虎眼中。

那二星斑斓猛虎竟然连一声悲鸣都没有发出,硕大的身躯在半空之中,便如同失去了动力的箭矢一般,跌落而下,一路滚地葫芦一般滚将而来。

直到此刻,姜凡才伸出手掌,一道无形的墙壁将斑斓猛虎硕大的兽身阻挡在身前三尺之地。

而这头强大的二星荒兽眼眶之中的神采早已变得灰暗,竟然在一瞬间被姜凡灭杀了神魂意志,就此魂飞冥冥而亡。

毕竟,姜凡乃是兵魂之身,乃是另类的魂魄体,擅长的还是精神意志的攻伐手段。

虽然如今修行不存,但意志境界还在,灭杀一头只修荒身,而且神魂尚未合一的二星荒兽,也是手到擒来,不费什么力气。

林江依旧在入定调息,修复伤体,以及巩固雷劫为其带来的好处。

姜凡依旧在守护。

不过,仍旧有或三五成群、或形单影只的荒兽寻来,修为一星到二星不止。但大部分见到那头在这抑郁称王称霸的二星斑斓猛虎的尸体之后,内心惊惧退却。

但仍有一些不怕死的荒兽一拥而上,被姜凡用同样的手段尽数灭杀,尸体陈列了一地,大大小小十余具。皆不见鲜血、不加刀兵,诡异而亡。

不过,有这些惨死的“前车之鉴”摆在眼前,也就再没有了荒兽敢前来送死了。

又过了一炷香时间,林江终于苏醒。

而他身上的兽皮衣袍早已在劫雷之下化为了灰烬,如今赤身裸体,更显周身肌肉如铁,十分精壮,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。

周身上下,由于修行,淡淡的元气霞光流转,更使得林江肉身如同琉璃,无暇无损,一举一动皆内蕴恐怖蛮力、迸发滚滚战气。

“多谢师尊为弟子护法,弟子得度雷劫,晋升炼血小圆满,全仰赖师尊!”

林江一时间竟然被修为晋升的喜悦激动的忘了自己身上寸缕不着,依旧恭敬行礼,卖弄姜凡哭笑不得,连忙提醒。

林江老脸一红,连忙抄起身边的黝黑断枪,顿觉入手一沉,掂量了一下,感觉到自己手上的黝黑断枪,竟然随着他修为的增长,暴涨到了十钧之重,不由啧啧称奇。

他细想之下,简直不可思议。

遥想家乡神话小说《西游记》之中,那人皆尽知的灵明石猴孙悟空,手中一杆如意金箍棒,也就一万三千五百斤,便有定海之神能。

而如今他手中一杆战枪,竟然也有万斤之重,简直如同神话一般。

他不由猜想,若是自己回到了家乡,岂不是如同神话中的神人一般,身负拔山之力,届时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轰动。

而在这诺大的人界,如此的实力,不说如同满地蝼蚁一般,也差不了多少。

想到这里,林江心中更是惴惴,对于这方较之地球庞大不知道多少倍的人界,越发的敬畏了、越发的向往了。他忍不住,想要尽快踏出青石部落这个偏僻的贫寒之地,去更加广阔的天地遨游一番。

林江无奈,只有扯过一头一星荒兽的兽皮,将其用战气烘烤一番,去掉腥气,做成简单的兽皮战裙围与腰间,再做以简陋短褂穿上。

如此越像山间游荡,未曾开化的野人了。

林江唯有苦笑自嘲。

至于那二星荒兽身上的材料,他自然是舍不得了。这些荒兽材料,少则可值数百下品元石,多则可值三五千下品元石。如今他周天气海已然开辟,可于其中存留货物,自然不会浪费的。

这一笔元石对于下等血部来说,是一笔不菲的收入,乃是青石血部精元谷数年的元石产量。

说干就干,林江在姜凡的指点下,将荒兽身上有用的材料以及内丹挖出,存于周天气海之内。可是令他感到无奈的是,那些价值的荒兽内丹,也尽数被青铜鼎吞了去。

林江的心在地穴,这几枚二星荒兽的内丹,加在一起至少可以卖一万五千块元石啊!

收拾完材料之后,林江又将一地的荒兽尸身尽数炼化,化作元气,再度炼化为战气,存蓄与周天气海之中。

不过,周天气海初开,依旧空虚,即便是炼化了十余头荒兽尸身气血,也才充盈了不到一半。若想要积蓄满周天气海,还需要一番努力。

“林江,你周天气海已成,力量增长了多少?”姜凡突然问道。

林江略微一愣,也自心生好奇,精神力一扫,便有感知,道:“我如今力量一百一十钧以上,距离炼血极境还差二十钧,奇怪周天气海凝聚,为量增幅如此之少。”

姜凡听后微微点头,道:“世间生灵修行,越至高处,则进展越是缓慢。越是接近一境极境,力量增长越是艰难。知道,往往乃是一钧一钧,乃至百斤百斤的增长,你如今距离炼血极境已然很近了,而接下来也是为艰难的攻坚时刻。”

“达到一境之极境,有着莫大的好处,对于亿万生灵来说,乃是晋升之路之上可遇不可求的好处。此乃凭借自身意志,而促使肉身后天进化,意义重大。传说,每达到一境极境,便可多一分成圣之资、每打破一境极境,便可有一分成王之本。”

“因此,为师希望你莫要着急突破修为,而是厚积而薄发,争取达到乃至打破炼血极境,再做区处,对汝日后修行意义非常。”
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