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成都信息港 > 汽车

广州财政预算全裸全国专家称公开仍有不

发布时间:2019-06-07 09:01:13

广州财政预算“全裸”全国 专家称公开仍有不足

全国两会临近,“阳光预算”的话题再掀舆论热潮。一直走在全国预算改革前列的广州市今年预算实现“全裸”,将社保基金预算和财政专户管理资金预算提交人大审查,将政府可支配财力晒个底朝天;同时,每个代表团在审查总预算之外,“一对一”专题审查1个部门预算和1个政府投资重大项目预算。

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王朝才接受《经济参考报》采访时称:“广州所走之路应该说代表了我们国家未来要走的路,广州只是先行一步。”他认为,全国彻底实现预算透明还需要一段时间,“估计到2020年实现的希望比较大。”

先行

“全裸”比“全口径”更全

广州市人大财经委主任委员欧阳知用“和盘托出”来形容今年的财政预算。19日,提交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审议的2014年预算草案在原先的公共财政预算、政府性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基础上,增加了财政专户管理资金预算和社保基金预算。

欧阳知说,实际上,广州市早在2003年就已经实现了每一分钱都进预算,此次是让每一分钱怎么花都上人代会,接受人大代表的审查,而不是此前只有三本预算上人代会,财政专户和社保基金仅提交人大常委会。

王朝才说,中央规定的全口径预算包括公共财政预算、政府性基金预算、国有资本经营预算和社保基金预算。所谓财政专户管理资金,指的是一些资金由各部门自收自用,存入财政专户,尚没有纳入政府性基金预算管理的资金。

广州市财政局局长袁锦霞称,这就“实现政府所有收支预算均向全市人大代表报告。”在中央统一要求的全口径预算基础上更进一步,把政府可支配财力晒个底朝天。

欧阳知说,在预算编制前,市人大常委会预算工委就组织人大代表和预算专家提前介入,进行预先审查,实现了人大对预算的监督贯穿于整个预算周期。

五本预算,加上部门预算,多达数百页,人大代表开会期间仅半天时间审查,时间根本不够。这是多年来困扰人大预算审查监督的老问题。今年广州在大会开幕前一个多星期将电子版的预算报告发给代表。同时,广州市人大常委会还将预算报告在其官上公布,向全体社会成员公开。

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《经济参考报》“目前我国各地的普遍做法是全部预算仅对人大代表公开,而公众只能看到预算报告,这是远远不够的,应该逐渐实现对全体公众公开。我们现在是信息社会,应该把全部的部门预算挂到上,成本很低,而且公众很容易就可以看到。”

出新

“细究”预算有待成立专业委员会

2014年广州人大“细究”预算又推新措施。每个代表团在审查财政总预算的同时,“一对一”专题审查1个部门预算和1个政府投资重大项目预算。这样,每年共计审查12个部门和12个重大项目。

19日,接受代表问询的广州市港务局局长常敏在不到1个小时的时间里,回答了近十位代表的提问,有的代表追问,项目预算执行率执行为何较低,是支付的技术问题还是这个项目本就不需要那么多钱,有没有浪费?还有代表追问,结转余额为何那么高?

事实上,广州这一做法是有先例的。2013年浙江温岭实行代表团审查部门预算,并且在全国率先启动了“部门预算票决制”。代表们在审议时对农林局、科技局的部门预算现场“开火”,两个部门连夜修改预算,削减“三公经费”,随后预算才被人大代表投票通过。

专家认为,一个代表团审查一个部门预算可以让监督更细致深入,值得肯定。但是,这种分工模式并不一定合理。

“代表团是以地区划分的,对要审查的部门没有了解,缺乏专业知识,难以有效监督。”王朝才认为:“西方一些国家,在议会中常设农业、环保、财经等专业委员会,由这些专业委员会审查其对应的部门预算,可以做到专业到位,这些经验值得借鉴。”

杨志勇也表示,就目前的制度来说,对人大而言,要十分高效地监督预算是很有难度的,因为人大代表不是专职的,没办法长期研究一个具体领域。

推开

2020年全国有望实现全口径预算

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,实施全面、规范、公开、透明的预算制度。王朝才认为,要想在全国范围内达到这一目标,还有不少困难,需要一段时间。“如果要做的话,广东省比广州市要难,全国更难,因为系统越大,阻力越大,大家的认识更难统一。”

在杨志勇看来,要想真正实现“全面、规范、公开、透明”的预算制度,关键的是要“有效的公开”。

“首先,仅仅公开一年的数据不够,要连续多年公布,才能建立一个纵向对比,在此基础上做出评判。”杨志勇说:“除了公布数据,还要公布背景资料。”他举例说,比如一个城市要修地铁,如果只公布预算花钱200亿,那么老百姓只知道政府把这么多钱投在了公共设施上,无法判断修地铁需要不需要投这么多钱,也不知道是不是修地面轻轨更节约高效。因此真正的公开在于有效的公开,不仅要公开数字,不仅要细化公开项目,还必须要提供一系列的背景资料。

谈及广州的预算监督和公开还有那些进步空间,欧阳知说,在预算公开方面,三公经费公开已成为常态,但公务车、公务接待和因公出国只是公务消费的一部分,并非全部。提交本次人大会议审议的《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监督预算办法》拟规定,今年下半年,市直部门提交决算时将按经济分类晒出账本。欧阳知说,这样一来,公众看到的就不只是“三公”、“四公”,而是“二三十个公”。按照“经济分类”晒部门账本,也是多位专家“鼓与呼”多年的。

在王朝才看来,真正的“全口径”不光是“四本预算”提交人大审查的问题,“凡是政府负责的单位,资金都应该纳入预算管理,应该包括国有企业、地方融资平台在内,到这一步才算好。”王朝才说“新加坡的财政预算公开就包括国有企业。”

目前,预算公开是大家的共识,而区别在于做到什么程度。从2014年各省的两会中可以看到一些令人欣慰的变化。

《广东省2013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4年预算草案的报告》将2013年省级预算教育、科学技术支出等7个科目的重点支出细化公开到“项”级科目。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预算报告称,2013年自治区本级预决算公开的支出科目细化至款级科目,并实现了公共财政预算、政府性基金预算、社会保险基金预算和国有资本经营预算的全面公开。此外,重庆的2014年预算草案提出,要推进预算管理改革。将政府预决算公开到支出功能分类的项级科目,转移支付预算公开到具体项目。

“目前全国各地一直往前推进‘全口径’预算,我估计到2020年有希望彻底推开。”王朝才说。□赵婧叶前北京广州报道

原标题:广州财政预算“全裸”全国专家称公开仍有不足

原文链接:

稿源:中新

作者:

600字
月经不调
临床表现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