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成都信息港 > 养生

高考宾馆房价上涨家长望而却步花园陪考生休

发布时间:2019-06-09 13:37:56
经间期出血的中医治疗
月经后期的日常调理
如何更有效的治疗痛经

宾馆涨价 考生路边午休昨日中午,西安翠华路街角花园的麻将桌旁,在八十五中参加高考的张乾因距家较远,一天数百元的宾馆房价让他望而却步,中午无处可去,只好和陪考的爷爷来到这里休息一会。据了解,八十五中考点周边宾馆高考期间房价上调50至100元不等。邓小卫摄影报道

在现行教育体制下,“高考压力”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。高考天,采访了几位身份迥异的家长,有农民、公职人员、媒体人士。他们不约而同地感到,高考更是道心理关,但对具体该怎么做,却都有些茫然。心理专家认为,父母是孩子的解压者,高考不仅考孩子,更考察家长对人生的态度。不应对孩子有不切实际的期望。

希望都在小女儿身上

所以一定要考上

昨天,高考天,48岁的高陵县朝李村农民赵双岗和妻子早上五点就起床了。当女儿赵媛6点起床时,老赵夫妇已在桌上摆满丰盛的早餐。

18岁的赵媛就读于高陵县三中,在县上排名靠前,虽然不像县一中那样普遍树立考一本的目标,但赵媛认为,“考一本是,其次二本。”

女儿确立的高考目标高于老赵的期待值,老赵的目标值是二本,“能考上二本大学就满足了。”老赵是地地道道的农民,大女儿高考不理想,毕业后找的工作勉勉强强,还需要家里贴补,“希望都在小女儿身上。”老赵靠种地养活一家人,从今年下半年起,原本不多的土地就要被县上征用,“所以小女儿一定要考上大学。”

老赵觉得自己为女儿设的目标是“切合实际的,”但他知道“二本也不那么容易考上。”平时老赵言语上的叮咛从来就不放松,他从不对女儿说“考不上怎么办”的话,“二本必须要考上,否则没出路。”

高考前一天,老赵和小舅子特别在赵媛学校门口的餐厅摆了一桌,为孩子打气。高考这天的早餐,做的也都是“孩子平时爱吃的”。

天高考中午结束,大热天,老赵骑着摩托车在学校门口等候。赵媛随一大帮学生出来时,老赵句就问“考得怎么样”,赵媛没说什么,上了摩托车,撑开了随身带的伞为爸爸遮阳。这时老赵也觉得,自己这个时候问成绩,“挺不合适”。

要向前夫证明能教育好娃

单亲妈妈比儿子还焦虑

同一时间,西安市高级中学门口,单亲妈妈李丽英一遍遍看着上的时间表,“估摸着孩子什么时候出来。”

明知高考前不该给孩子有任何压力,44岁的李丽英还是“做不到”。几年前离婚,为了和丈夫争夺儿子豆豆(化名)的抚养权,身为公职人员的李丽英算得上大费周折。离婚后,丈夫丢下一句:“你能教育好孩子吗?”冲着这句话,李丽英“也要让儿子考上理想的大学”。

高三第二学期,李丽英自己都感觉自己反应过度,“有意无意提醒儿子高考倒计时。”幸好儿子内心还比较成熟,不怎么计较妈妈的唠叨。但即便这样,高考前一个月,母子之间还是为报考学校大吵一架。李丽英感觉到,平日不善表达情绪的儿子,内心对高考也有深深的焦虑。

儿子考上理想的大学,是不是就能证明自己是个好母亲?在目送儿子走进考场后,李丽英忽然觉得“好沉重”。高考前,学校曾对家长做过讲座,主要内容就是不要给孩子压力,可实际做的时候,李丽英却先乱阵脚,“今早出门,差点忘拿钥匙包。”

高考早餐和平时一样

父母没期待就是支持

在媒体从业者杨力红看来,应该将孩子的高考归于常态。她平时和丈夫对女儿学习上的期待并不高,杨力红更多是“为孩子减压”。像杨力红这样的女性,更看重孩子实际的生活能力,“学业不能成为衡量孩子未来人生的指标。”

女儿闫斯卓小学时成绩平平,上中学后却跨了一大步,这样的变化远远高于杨力红内心的期待。女儿就读的陕西师大附中是所名校,学校要求原本就高,“孩子对自己的期待也会比较高,”杨力红更多看到的是“女儿自己给自己施压”。因此,她和丈夫做的更多的是“拽低女儿对自己的期待”。

每年媒体都会曝光因高考不理想而造成的悲剧事件,这让人心有余悸。对自己的孩子,杨力红觉得“健康快乐的人生比什么都重要”。

对快满18岁的闫斯卓,高考天的早餐没什么特别,“还是和以往一样,”杨力红甚至都没嘱咐女儿“多吃一点。”高考头一天晚上,她明显感觉女儿12点以后才入睡,但她和丈夫尽量装作不知道。高考结束后“不问好坏”也是她和丈夫事先约定好的。在她看来,父母没有期待就是对孩子高考“的支持”。

心理专家:不自信的家长容易过高要求孩子

一直为陕西省妇联儿童权益部服务的心理咨询师郑莉莉说,很多家长“不仅没有评估压力的意识,更多的是把压力转嫁给了孩子。”在郑莉莉看来,一年一度的高考,很多孩子的压力都是家长给的。

心理学家拉扎鲁斯认为,正确评估自己的实力,可使事件带来的压力强度相对降低,否则,效果相反。对此,杨力红的体验极为深刻,“明知女儿的学习状况,没有必要非得提很高的期待。”

“这恰好是很多家长无法做到的。”郑莉莉曾做过一个总结,“高考压力的是学习在中等水平的孩子。”在她看来,成绩特别好的学生家长和成绩不理想的学生家长对高考“反倒坦然”,问题多的是大部分成绩居中的学生家长。

“这部分家长,总是给孩子很多自己的意愿,以为孩子可以再努力一下。殊不知,家长的意愿会变成孩子的焦虑,成为压力。”郑莉莉认为,近几年高考压力不断升温,除了教育体制的弊病,家长自身也无形中起到助推作用。“很多家长会对孩子说,我们多么爱你,但后面总不忘记附带一句,所以你一定要考上好大学。这是借用爱的名义,把压力转给孩子。”

在郑莉莉看来,面对高考,绝大多数家长都希望孩子能没有压力。而解压的办法是“评估自己的期待与孩子的实际距离,这个过程本身就是在帮孩子放松身心。”

而从另一个角度讲,与孩子一起面临高考,在一定程度上也检验了父母的人格魅力。那些在生活中自我评价高,比较自信的家长基本比较切合实际。相反,那些自我评价过低,生活中不够自信的家长反而对孩子有不切实际的要求,容易过高要求。

在郑莉莉看来,高考只是人生的一个过程而非结果,不能决定人的一生。对一些人认为的“高考不理想就是人生的挫折”,作为心理咨询师,郑莉莉这样理解:高考也不过是一个事件而已,真正的挫折不是事件本身,而是人们面对事件的态度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高考不仅考孩子,更多的也许是在考察家长面对人生的态度。刘燕

巴克莱升俄铝目标价22%至5.5元
乳制品无菌枕包装抗穿刺性能的检测方案
相互说明数码动静态应变传感器的原理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